婴幼护理亲子网

当前位置: 婴幼护理亲子网>讯息>

陈满回应陷传销骗局:投资了维卡币 家人决定报警

时间:2017-02-25 17:13来源: 作者: 点击:
陈满回应陷传销骗局:投资了维卡币 家人决定报警,维卡币 陈满 传销骗局

(原标题:陈满独家回应陷传销骗局传闻:投资了维卡币 家人决定报警)

陈满对大家的劝说听不进去。

对维卡币并不熟悉,陈满为何敢投资?他这样说:

“我脱离社会太久,出狱后曾想过去做装修公司,也曾想过投资房产,但是没有人引路,也没有经验。”

“这个领域是大多数人都不熟悉的,也许在这样一个新圈子,我和所有人都处在同一起跑线,我相信自己接受能力强,我学习新事物的能力也比常人要强。”

他在一个有海外背景的公司投资了100多万,称一年后会有900多万的回报。目测似乎被卷入传销,苦口婆心说了半天,也不知他听进去了多少……”2月24日上午,陈满案的代理律师,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琼通过社交软件朋友圈,透露了陈满近期的行踪。

什么投资有如此高什么投资有如此高的回报的回报??陈满是否真的陈满是否真的被骗了??

当天,陈满的大哥陈忆紧急赶往成都劝说陈满回家,但陈满依然坚信自己未受骗。陈满向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证实,他在一家叫做四川开建网络有限公司的地方,投资了一种维卡币。

而记者查询得知,此前已经有很多维卡币骗局的报道。

律师爆料

陈满投资百万疑似被骗

王万琼律师告诉记者,2月24日上午,陈满从绵竹来到成都找她,说了投资创业的事,但说得很模糊。在陈满提供的零星信息中,王万琼了解到,陈满投资了大约100万元,对方称一年可收益900万,这家公司好像是湖南的。“据陈满称,里面全是外国人。”不过,当王万琼提醒陈满“可能是骗局时”,陈满便不愿再过多与王万琼交谈。无奈,王万琼通过社交软件朋友圈晒出了陈满近况,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提醒和帮助一下陈满,以免他遭遇更大损失。

陈满的百万投资款,是王万琼和易延友律师为他申请的国家赔偿。因为杀人纵火冤案,坐了23年牢的陈满最终获得了275万余元国家赔偿。

“这都是他拿自由、拿命换来的呀。”王万琼希望有人能够劝得住陈满。

家人着急

完全不知他投资的事情

很快,消息传到了陈满大哥陈忆的耳朵里,“我们完全不知道他投资百万的事情。”陈忆得知这个消息后很是吃惊,认为陈满应该是受骗了。

母亲王众一当即给陈满打了电话,要他在成都等着,一定要与大哥和记者见面。在电话里,陈满让母亲不要着急,王众一有点气愤地说:“放心,我还不得倒。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我们通个气。”

陈忆说,陈满的投资可能跟维卡币有关,“在家里的时候,听到他打电话在跟人说。”陈满还找侄儿陈畋帮忙,并下载了一些资料给陈畋看。

吃过午饭,陈忆准备出门赶往成都。母亲王众一嘱咐:“你们走你们的,不要管我。还有,见了他不要太过指责他,免得他反感。”

兄弟争吵

陈满闭口不谈投资项目

下午3点钟左右,几经周折,在天府广场附近,陈忆和陈满见了面。陈满提了一个电脑包,背了一个小挎包,穿着红毛衣和呢子大衣,走得很快,但明显可以看到脸上不悦。

刚刚坐下,陈忆就问陈满,“你到底投资的啥项目,带我去看看。”

“你要相信我,其他的东西不用你管。”陈满有些不满,语气强硬地说,“要是不相信我就算了,啥都不说了。”

说完,两兄弟都把脸别向了一边,侧身背对着。

随着聊天的继续,陈满慢慢平静了下来,大哥去点了咖啡。陈满的胃病一直没有好,喝了几口咖啡就打起嗝来。但对于大哥的劝说,他表示“任何投资都有风险,如果都担心风险就没法投资了。时间不等人,我对自己选的项目有信心,之前考察了差不多半年时间,虽然是个新事物,但肯定没有问题。”

在交谈的两个小时里,不断有记者和亲朋好友打电话给两人,还有人劝陈忆报警求助。“我只有把他带回去,让老妈来劝他,他现在只听老妈的。”陈忆说。

陈满坚信“投资维卡币是很把稳的”

24日晚9点,和记者吃完晚饭后,陈满跟随大哥回到绵竹的家中。

在院子里,陈满终于对所投资的项目做了回应。他告诉记者,确实在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了维卡币,并表示自己的投资很把稳。

“维卡币是个新东西,就像当年的比特币一样。”陈满说,几年前比特币不到一美元一个,现在炒到了8000元,“你说这个投资回报率有多高?”他也证实与该公司的负责人田某相识,“他们都是做项目推广的,背后的投资者准备把企业在香港上市,已经在私募了。”

通过工商登记信息,记者了解到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1日,注册资本金200万元。公司经营范围为计算机软硬件开发与销售、网页设计、游戏开发等,并不包括金融、投资类。而陈满所提到的田某其实是这家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。

比特币成都资深玩家“飞翔”认为,陈满应该是陷入了传销骗局,此前国内很多地方出现维卡币传销案,公安机关都进行了严厉打击和查处。

如果劝说不听会考虑尽快报警

家人们告诉记者,陈满获得的国家赔偿,一直是他自己在处理和保管。在绵竹家中,陈满进屋后便问母亲:“你相信我不?相信我这个人不?相信我的能力不?”

母亲王众一扭头告诉他,“你说的对做的对,我就相信。”

大哥陈忆表示,如果母亲都劝不住陈满,可能会考虑尽快报警,“还是得母亲来劝,我不想因为这个事情伤害我们兄弟的感情。”

说起弟弟这段时间的经历,陈忆告诉记者,陈满去年在成都租了房子,并参加了一个“总裁培训班”。2月24日早上,陈满6点过就出门往成都走了,先是去见了王万琼律师,然后又去学习培训了。

在和记者、陈忆的两个小时聊天中,陈满一直强调的就是商业模式、商业机密、创业和互联网+。

他说,成都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改变,让他有了一个新的圈子,“你认可别人,别人也接纳你,扩大人脉。”

陈满说,他的“总裁班”同学,有的身家上千万上亿,“人家都还在学习。”但对于为什么要投资要创业,陈满说是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,“国家赔偿的钱,买套房子装修一下就差不多了,更别谈什么娶妻生子。”

陈满说,家里因为他的事情,欠了很多钱很多人情,“要是哪天人家有困难,我还是要伸出援助之手的。另外,我以前经过商,而且做得很好,现在同样没问题,一样可以做得很好。”

陈满心声

感觉自己是个负数我想尽快强大起来

在当天记者与陈满的交谈中,他对于自己的这场充满质疑的投资,除了坚信并未上当外,还有着自己的苦衷和看法。

他说,出狱后这一年多,他其实并没有断了和过去朋友、同学们的联系,他在今年春节的时候还摆了酒席请朋友们吃饭。但他已经50多岁,“在我这个年纪的朋友们,都有车、有房、有子女、有家庭,而我有什么呢,我有些时候感觉很难找到共同的话题。”他还说,“在朋友面前,我感觉自己就是个负数。”

对于自己这场投资,陈满说,其实他的母亲和大哥都劝说过他。但在他看来,母亲是医生,隔行如隔山,他所关注的这场投资,母亲并不懂。而这段时间,他在成都忙于开阔眼界和投资的事情,和家人相处的时间相比过去要少了。

为什么选择投资自己并不熟悉的维卡币?陈满说,自己脱离社会太久,出狱后曾想过去做装修公司,也曾想过投资房产,但是没有人引路,也没有经验。“如果走传统的产业创业,我已经荒废了太多的时间,也没有人脉和资源,不如投身到一个全新的领域中。这个领域是大多数人都不熟悉的,也许在这样一个新圈子,我和所有人都处在同一起跑线,我相信自己接受能力强,我学习新事物的能力也比常人要强。”陈满说。

谈到未来,陈满说,其实这场投资就是为今后的生活建立更多的物质基础,“我要让自己强大起来,一方面是为了自己今后的生活,另一方面也可以帮助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。”

“投资一百多万,一年后会有九百多万的回报。目测似乎卷入了传销。”

昨日上午,陈满案代理律师,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琼发布在微信朋友圈内的一则信息,引起众多关注陈满的人的关注。

坐了23年牢,去年才回到四川绵竹老家的陈满是目前“国内已知被关最久冤狱犯”。

1992年,海南省海口市上坡下村109号房屋内发生一起命案,随后陈满被海口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、放火罪判处死缓。后经陈满和家人、律师长达23年的申诉坚持,这件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,由最高人民法院指令浙江省高院再审的故意杀人、放火申诉案,终于在2016年2月1日,被撤销原审裁判,宣告陈满无罪释放。


一年来,陈满在享受着此前23年冤狱时间里无法想象的奢侈——自由。但已经53岁的自由人陈满,距离真的自由,或许还有一段距离。

说起国家赔偿金,陈满说,最 开始提出的要求是966万,结果最后拿到了275万。他说,先后到海南协商了三次,感觉在进行一场拉锯战,实在耗不起了。5月12日,当海南高院提出275万元国家赔偿时,陈满同意了,“不想再耗下去了,想尽快回到正常的生活上来。虽然和申请的数额差距很大,但总算是有一个结果了。”

拿到赔偿金的陈满,对未来的生活有了新的打算——考驾照、买车、创业。不过,直到今天,他驾照没考,车没买,创业也没付诸行动。

陈满说,这笔钱是用23年自由换来的,来得不容易,不能随便花,“要成家立业,用这笔钱给母亲更好的生活,找一个媳妇儿好好过日子,还有就是拿来做点小生意。”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